有些往事,只在雨天里记起

首页 » 诗与远方 » 有些往事,只在雨天里记起

朋友说,雨天出游,别有一番情趣。

小时候,没有伞,下雨的时候我只能呆在家里。所以,我老是怕雨。每当下雨的时候,我就搬个小凳坐在破旧的木门前,隔着一条长街静静地看着雨水淋湿街角。只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何又会喜欢上了雨,喜欢上下雨天出门,喜欢被雨打湿的感觉,那种感觉犹如雨湿的发梢有着别样的清爽,想来或许是因为自己长大了的缘故吧。

天刚蒙蒙亮,我就醒了,而窗外已经飘起了雨。这下子原本想出游的计划倒是又泡汤了,我想。一连几天雨,我都闷在家里,除了读书,就是写日记,或者便是望着窗外的雨发发愣来打发时光。一连几天连绵雨,我一如既往地站在窗前,时不时地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无聊的时候,我总喜欢这样踱呀踱的,就像小孩子荡秋千,一开始可能还挺舒服,可时间久了也觉无趣却又止不住。“说不定一会儿雨就停了呢”,我喃喃自语。然而,过了好久,这雨好像故意和我做对似的,越落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望着屋外的雨,有一丝异样的熟悉。我思索着,我发现它竟似多年前的那场雨。我从书柜里翻出了我先时的日记本,在那些似曾相识又模糊不清的字里行间仔细辨识着,找寻着,我陷入了往事的沉思中。

我说,有的事情很难回忆。

大约是四年前的那个暑假,我刚刚读完高中一年级,那时正值文理分科,我却整天愁得要命。上了一年学,物理、化学课程一塌糊涂,两科加起来还不够九十分,连自己都想不明白整天究竟干什么吃的。当时刚刚搬家在城西的新房住,离老屋远了,朋友们也很少来找我玩。那个时候,我脾气很不好,时常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琐事发火,之后连自己都觉得难受。我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时间久了,人也开始觉得孤独,觉得没有人能够理解我,一种无由的恐慌时常缠绕着我。那个时候,家人在外地,只有母亲陪着我。因为文理分科的事情母亲跟我来来回回争论了好几回也没有结果。母亲总说人家都说理科好,还是报理科,以后工作好找,我固执地以为报理科那绝对是给人家垫底去的,我不去。那天晚上正准备吃饭的时候,母亲又谈及此事,我终于忍不住和母亲大吵了起来。后来索性连饭也不吃了,赌气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任由母亲敲门也不开,那天晚上就饿着肚子睡着了。第二天母亲一句话也不说,我心里更难受了,便下定决心再不和母亲说话除非母亲主动找我,我还懊恼地剃了个光头。就这样,冷战一直持续着,直到那天午后,躺在床上的我终于忍无可忍,我发觉要是再这样待在家里面,说不定就真的闷死了。我心想一个人出去散心,哪怕出去就不回来,总好过整天和母亲怄气。想到这里,我便翻身起床,想好不告诉母亲省得她又要问我哪里去,却发现原来母亲不在家,我竟有点小小的失落。

我推出了自行车,因为不知道要去哪儿,就随意地选定了一个方向蹬上车就出门了。夏日的午后天很热,路上很少有行人,漫无目的不知行了多远我已满头大汗。心说早知道就晚点出来玩了,正想着想着,就行在了一条乡间小路上,而这条小路是我从未曾走过的,有路两旁的树荫遮挡我顿时凉快了许多。那个时候我总以为乡下是那样好玩,尤其是像这样一条陌生而宁谧的乡间小路上,自然有着数不尽的新奇,就如我儿时白日里常常做梦时那般。

这样一直行着,慢慢地天色不知不觉地变了,记得刚出门的时候还是火辣辣的太阳,这会儿有些阴沉沉的,潮气在四边弥漫开来。不远的前边出现了一条蜿蜒的小河,小河上横着一座石桥,我放慢了车速,从桥上经过的时候,还饶有兴致地望了望天——乌云低垂,天色很暗,似乎有点想要下雨了。我停了车子,在对岸的桥边站着,望着小桥下的河水缓缓流动。河岸上飘过一缕夹杂着泥土气息的清凉的风,路旁的垂柳翠绿色的枝条欢喜着跳动起来。稍许,河风一阵阵地迎面冲我吹来,我有点喘不过气来。雨夹杂在风中终于飘了下来。站在桥边望着河面,我觉得这里的天实在好奇妙,一会儿忽而起了风,洋洋洒洒,轻飘慢舞;一会儿忽而又落下雨,淅淅沥沥,星星点点。我光光的头上丝丝凉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喜欢这雨的味道,喜欢就这样静静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小路有风景,尤其是在这样飘着雨的乡间小路上,自然有别样的情趣,好像永远不用考虑路的尽头。

15202180887269.jpg

雾蒙蒙的细雨已经渐渐地密了,顺着我的脸颊不停的流淌。沉浸在雨里,一种彻骨的凉意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我想该找个地方避避雨了。好在前面不远处有一片林子,几株足够大的树上茂密的枝叶正好拿来避雨。我推着车子走了过去。站着树下,一边拭着脸上的水,一边瞧着身边的雨。开始时雨静静地落个不停,雨点很细很密,落在树叶,响起轻轻的沙沙声。远处的田地里满是雨景,雨点落在积水的低洼里滴打出近乎白色的透明水花。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原本无所适从的心竟停留在这片遥远的静寂里。这乡间陌生小路上的雨,似有一种魔力,能让所有的喧嚣都停下来似的,让人不禁回忆起往事,回忆起童年,回忆起那些记忆中感动的瞬间。细细的,软软的,温和得让我依恋,让我忽略了那些曾经粗糙的争吵。雨的宁静,让我听得遥远……

雨不知什么时候住了,天边雨后的云渐渐地稀薄,天地茫茫一色。我推着车子慢慢地行着,路途茫茫,没有一丝的害怕。这乡间里总有着好多的岔道,而每经过一处,我就会忍不住左右张望,试图分辨清楚每一条岔路通往的方向。我觉得这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快乐感受。行了许久,四顾无人,我感觉有些累,前边又是一个分叉路口,我停了下来,扶着车子站在一根电线杆下。我想着我该去的方向,心底却是一阵茫然,究竟哪里才是我该去的方向呢。

一个人前行,有时候也会感觉累。

我呆呆地望着前方的路口,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路当中不知几时多了一条土狗。不知道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身乌黑色的雪亮的皮毛被雨水淋得油光锃亮,唯有耳朵和尾巴是土灰色的。我正看它出奇,猜想着它是不是正独自在四处觅食还是无意间出门散散步呢。它也远远地瞧见了我,停留了片刻,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又好像是转瞬间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朝我这边大摇大摆地走来然后又走开。我不禁对它另眼相看目送它远去,直到它的身影在雨雾中消散。

我觉得刚才那不是一只狗,我感觉至少不是我曾经见过的那种狗,我见过的狗一般不是都很凶猛就是很胆怯,我感觉这条狗不一样,究竟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好。从它走路的姿态,从它脸上的神情,从它嘴角边的似笑非笑,总之,我就是感觉不大一样。这让我觉得很纳闷,我陷入了新的遐想中。它到底是从何处跑出来的,为什么会跑到我的跟前,又为什么后来瞅了我一眼就溜走了呢。我想不出来──我感觉我的智商还达不到与狗直接交流的水准。只是我感觉这其中似乎很有趣,便忍不住去想。

想着想着,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一条有着土灰色耳朵和尾巴的狗,也在四处寻觅着什么。现在,我和它基本一样了,我是说我俩都开始试图在从生活里找寻着什么。走着走着,我便又一次遇见了他,当然“他”代指那条狗,用“他”只是表示我对他狗人家的尊敬。多么睿智的一条狗呀!看到他,我似乎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友人,大有他乡遇故知的感慨。见面禁不住一阵寒暄,互诉多日不见相思之苦,接下来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临别之际,我还好心告诉它说,“生活是天籁,必须凝神静听”。你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觉得这话真是多么难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听得懂,虽然我自以为我俩已有了共同之处,当然,这也可能完全是出于我个人一厢情愿,人家不定领情。它就这样看着我,不说话。其实我明明知道就算它说了我也不一定能听懂,因为我已隐约感觉他好像又回归成了一条狗,而我环顾自身发现自己好像一点儿也没变,这倒有些奇了。

它依旧不肯开口,我却好似明白它在说些什么,我想若是换做别人,怕是也一样会懂。你只看它的眼神就明白了一切,因为它的眼神分明泄露了它心中的秘密,从那眼神中我看出来了两个字——“不懂”。那两个字分明刺痛了它的心,它深深地瞅了我一眼哩。一开始,它还似懂非懂地冲着我吼了两声,然而,紧接着它的声音忽然低下来,然后紧盯着我,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后来竟不知为何它独自托着那条长长的土灰色的尾巴一步一回眸地溜走了。

想到这里,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没有任何原因,只不过我一时兴起,看到一条狗猛然出现在我的身边,就无由陷入了一阵遐想,这才想起自己还在路旁的电线杆下傻傻地站着呢。

我下意识地回身去看了看。当然,除了空旷的小路和几只疲惫的小鸟趴在路旁的电线上,什么也没有。我的脑子里“轰”地一下,我突然觉得好像是在什么时候见到过这样的情景的。可是,我就是想不起了,我记得常常有这样的事,明明没有经历过,却感觉似曾相识。那一定是在梦里才经历过吧。

多年以后,我们会把“现在”,叫做那个夏天。

整整一个下午,我骑着车子独自走在陌生的路上。我觉得这个下午那样漫长,像是经过了好多年,而我仿佛在一瞬间长大,一瞬间在虚无中长大了。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梦里,前方出现了一道我从没见过的山岗,像一条长蛇似的一直绵延到遥远的地方,看不到边际,让我有种错觉以为它的一端差不多连接着了天。我推着车子,站在山岗的脚下有些犹疑,我不知该不该骑着车子爬过山岗,我已经好累了。在这路的尽头,会不会是另一个世界。很长很长的泥泞的路依然朝往远方,很长很长的一串脚印却不知通向何方。

天终于晴了。在细雨蒙蒙的天气里,我早就忘了晴天是什么样子,现在总算是想起来了。我把车子靠在路旁的一棵杨树上,俯下身子把裤筒用力地往上挽了挽,然后站起身子朝远处眺望着。田野已趋向了宁静,四周出现了模糊,天边的霞光也逐渐退去,渐行渐远,渐归沉寂。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至,黑夜就要从天而降了,我希望在暮色降临之前,我能赶回家。我知道,天黑之前还回不到家,我就要待在路上了。

此时,我心里开始有些很不安,我想,当母亲回来的时候,她一定会以为我仍然在家里,当她看不到我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不安呢。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孤单,我好想家,想妈妈,那份思念让我肝肠寸断,我感觉眼角好像有些湿湿的。我第一次感觉家竟是这么遥远,仿佛远在千里之外。我用力蹬着车子什么也不想,因为我只想早些回家,那穿着的鞋子磨破了我的脚,我踉跄着继续前行着。

好在全是来时走过的路。

天边更暗了,四周模糊不清,远处绿色的田野变成了灰沉沉雾蒙蒙的。一霎时,在我来时的路上,周围一片静谧,没有一点声响。天空,飘着一缕零乱的炊烟,所有的一切恍如流雾飘烟瞬间散尽。

不知行了有多久,道路终于渐渐地有些熟悉了——落着雨的街市,整齐的楼群,在夜色的迷雾里,在一条小路旁,栀树早已无花,洋槐长得正旺。我有种特别的感觉,仿佛重归故里,心中抑不住的激动……

那时的我在进行着单身旅行,也时常会在小路上在茫然地四顾张望着。如今,小路的尽头依然溟濛,可是我发现我的那些梦却从不肯遗弃了我,虽然依旧那样遥远,虽然至今我仍行在路上。

合上了日记本,我站起身缓步走到窗前,隔着玻璃窗我看到不知何时窗外的雨已经住了。

——08年之时的文稿,近来偶然得之,无事时略加整理,部分文字有改动


华丽的分割线



多年前的一份文稿我早已忘记,今天无意中在废弃的163邮箱的草稿箱里翻到,标题是“假如你已忘记”。开始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便带着几分好奇,当我打开的时候,却发现竟是那样惊讶,我几乎已经想不出这是什么时候的文字,好在文字里提到过一个时间——“大约是四年前的那个暑假,我刚刚读完高中一年级”,于是我便开始推算,上高中的时候,我15岁,高一毕业,我十六岁,十六岁年是2004年,四年后便是2008年,06年我十八岁刚上大一,08年应该是大二或者大二毕业的那个夏天。然而那个夏天的故事我一点儿也记不起来,我真的忘记了大二那年的那个夏天究竟经历过了什么。我才发现自己变得如此的健忘。记得前些天,有朋友问我,怎么好久没见你写东西了呢。我笑说,没有笔呀,他说,笔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买一个呗,我笑了笑,说道,不是手中的笔,而是心中的笔,心中已经没有笔了。我知道那笑里包含着多少苦涩。从前,不管外边的世界多喧闹,我的心总是那样平静,而如今,外边那样平静,而我的心却变得躁动不安。我费力地趴在床前,整理着多年以前的文字。正如标题所说,我已忘记。

——2月25日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15岁那年,我刚刚步入高中,第一眼看到高中的大门前的标语牌上写的是“欢迎你,未来的大学生”,18岁的时候,我又来到他乡,上了大学,还记得那是一个飘着秋雨的午后,满怀着憧憬的我迈着疲惫又兴奋的脚步来到那个新奇又陌生的地方,我没有打伞,雨水湿了我的发,四年后的一个夏日的清晨,提着同样的背包,另一个我满含着不舍在临行前重重地挥了挥手。那一刻,我好想再回头,再看一次这个记载着我大学四年的喜悦与忧伤交替,四年的失落与洒脱互现的地方。为什么过去了的都会成为美好的留念呢。我不禁叹息时间过得好快,从毕业到如今已经将近两年了,而当初那个天南海北四处飘荡的我却依然行在他乡的路上。许多时候,我会渴望再有一次那样的“雨天出游”,哪怕依旧是一个我,不打伞,漫无目的地行在雨中。

——2月26日

这一月几乎夜夜失眠,每次一合上眼,往事就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使劲地往脑海中涌。晚上躺在床上折腾不到半夜是睡不着觉的,早晨天还没亮自己就好像是定好的闹铃似的自然醒。上海的天又时常飘着雨,天气也冷得出奇,似乎是因为睡眠不足,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迟钝。怪不得人家说,睡眠不足人就会变笨。本来就不甚聪明的我这下子就变得更笨了。做事情总是忘前忘后,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了些什么。好几天,我都一天只吃两顿饭:早餐和晚餐。因为每到饭点,我感觉食之无味如同嚼蜡,且总是随便扒拉两口就饱了。每次到了饭点,一想起又要我亲自去吃饭,我就感觉头疼。家里三五天一个电话的频率几乎成了固定模式,当然我是想我那么简单了,那催呀催呀的,搞得我着急上火睡又睡不着的时候,那种痛苦,无以言表,有点想吐血的感觉,好在前些日子刚刚流过几次鼻血,算是暂时把这个感觉搁浅了。哎,究竟这是怎么了。好在这个灰色的2月终于马上要过去了。

——2月27日

不知为何,每次整理的时候,只要一读到“此时,我心里开始有些很不安,我想,当母亲回来的时候,她一定会以为我仍然在家里,当她看不到我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不安呢。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孤单,我好想家,想妈妈,那份思念让我肝肠寸断,我感觉眼角好像有些湿湿的。我第一次感觉家竟是这么遥远,仿佛远在千里之外”这段话的时候,我就会好一阵沉默,我就整理不下去了,那许多人、许多事都一下子浮现在我的心底,而许多则是与这段话无关的。好在要改动的地方并不多,终于勉强自己整理完了,可回忆陷得更深了,我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为什么那些不知过了多少年的故事却像是印刻在了记忆里抹不去。有时候记性太好,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我想。如今爸妈已经六十多岁,哥哥有一个幸福的家,我还有了那个可爱又调皮的小侄女,弟弟也寻到了他那幸福的另一半,婚事已经订下年底就可以回去喝上他的喜酒啦。而当年的我也不再年少,曾经那样年少轻狂却也在不知不觉地遗忘了多少曾经的梦呢。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下着雨的夏日的午后,那个故事里的“母亲”还有那个赌气外出的“我”,而“我”,真真是一个被惯坏了的任性而固执的小孩子呵。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2月28日

“所有欢笑泪水就是这样度过,那一段日子我永远记得。或许现在的我已经改变很多,至少我从没改变那个做梦的我。年轻时代,年轻时代,有一点执着,有点无奈。年轻时代,年轻时代,有一点甜蜜,有点悲哀……”《年轻时代》歌词如是说。

——2月29日

是不是每一个孤独的孩子都会把自己的梦深深地藏在心底呢,是不是因为有梦,我们才会时常忧伤,时常欢喜呢。或许在那梦醒之后,我们也会一样找不到归路。 不过,能拾起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拾起那些一起唱过的歌曲,又算不算是一种慰藉呢……

——3月1日

昨日傍晚之时,听孟扬同学说已把《雨天出游》一篇进行了修整,其中删掉了王伟伟同学所谓的“少儿不宜”的地方,纠正了几处逻辑上的错误,又在用词上做了一番调整,终于成型了一篇适合青少年阅读的孟扬版的《雨天出游》。可惜暂时没有拿到样稿,希望不久之后可以借来一读。一篇遗忘的随笔,一段逝去的光阴,一首悠远的歌曲,一个深藏在记忆中遗忘的梦,还有一份感激自在心底……

——3月5日

打赏 赞(8)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大家好!欢迎光临我的博客,在下就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才高八斗貌似天仙玉树凌风赛潘安一枝梨花压海棠人送外号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美貌与智慧并存、古典与活泼的化身~~
觅·You小栈» 有些往事,只在雨天里记起

版权声明: 本站原创文章,于2016年08月05日由觅·You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亭边总有花影,与我消遣一段旖旎的小时光

立即查看 联系作者
正在获取,请稍候...
00:00/00:00